1. <button id="kcuho"><object id="kcuho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<th id="kcuho"></th>
    2. <th id="kcuho"><pre id="kcuho"></pre></th>
          最新推薦
          圖片新聞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正文
          新聞縱橫

          [陜西日報]陳紹洋:用50歲的生命完成70年的工作

          2021年06月15日 16:02 作者:鄭斐 辛愿 發布單位:西京醫院 發布范圍:公開 閱讀:

          “現在有時想起來,我還‘恨’他。”說起已去世8年的丈夫陳紹洋,羅蘭的聲音低得幾乎聽不到,眼淚像大顆的珠子撲簌簌地滾落下來。

          “他心里永遠只想著工作,想著別人,從來沒有他自己。”6月8日,在空軍軍醫大學西京醫院,陳紹洋的妻子羅蘭泣不成聲。

          陳紹洋生前是西京醫院麻醉科副主任、教授、碩士生導師,全軍重癥醫學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,曾先后獲得“全軍院校育才獎銀獎”“陜西省青年突擊手”等榮譽,2013年8月4日因病去世。

          “紹洋的工作量,是其他同志的兩到三倍,而且長年累月都這樣,大家都叫他‘拼命三郎’。”西京醫院副院長、麻醉科主任董海龍說,“他用50歲的生命完成了70年的工作。”

          “麻醉不僅是一門學科,更是一門藝術”

          陳紹洋1963年4月出生于浙江紹興一個普通農民家庭。1983年從空軍軍醫大學(原第四軍醫大學)畢業后進入西京醫院從事手術室護理工作,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,他努力鉆研麻醉醫學知識,逐漸成長為全國著名的麻醉醫學專家。

          “陳紹洋教授工作很認真、學習很刻苦。”重癥醫學科主任張西京教授和陳紹洋的辦公室在一層樓上,中間僅隔著一間會議室,“每天晚上我吃完飯到辦公室看書、寫東西,陳教授房間的燈亮著。我十一二點離開時,他辦公室的燈還亮著。”

          33年來,陳紹洋抓住一切機會學習,通過手術后總結、刻苦鉆研,從一名護士成長為全國知名麻醉專家,業務技術幾近“爐火純青”的境界。33年來,他先后完成各種麻醉手術7萬余例,無一例意外事故,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。

          “在手術臺上,外科醫生是治病的,麻醉醫生是保命的。”陳紹洋說,“麻醉不僅是一門學科,更是一門藝術。”

          “愿將我的雙側腎臟,捐獻給所需患者”

          由于長期超負荷工作、神經高度緊張,陳紹洋患上了嚴重的神經性皮炎和神經性耳聾。一次耳聾治療期間,他得知院內有位煤氣中毒的重癥患者急需搶救,便毫不猶豫沖向事發現場,對患者實施口對口人工呼吸。病人獲救了,他的耳聾卻更嚴重了。

          “陳教授對待患者就像親人一般,有病人做手術前他一定會去病房和患者悉心交流,問清楚麻醉有關事項。”和陳紹洋在麻醉科同事多年的曾毅說,“在他眼中,患者沒有高低貴賤之分,無論是誰找到他,他都會盡力而為。”

          陳紹洋常說:“百姓是我們的衣食父母,醫生應該用心為病人治病,全力為他們著想。”他是這樣說的,也是這樣做的。在他生命的最后時刻,他用顫抖的手寫下遺囑:“若我走到人生最后,愿將我的雙側腎臟,捐獻給所需患者,也算為我的醫學事業作最后一點貢獻。”

          “陳老師的人品學識令我敬仰,他不光教會我們如何做學問,更教會我們如何做人。”陳紹洋所帶研究生劉曌宇,流著眼淚說道。

          “如果有來生,我還要嫁給他”

          盡管陳紹洋已離開8年了,但妻子羅蘭仍無時無刻不想念著他,又愛又恨,愛得執著,恨得心痛。

          生活中,陳紹洋是個沒有情趣的人,不會唱歌,不會跳舞,不會開車,不會用信用卡,不去看電影,不陪家人逛街,甚至不會和妻子說點甜言蜜語。即便在家里,他說的最多也是手術臺上的心得。有一次,羅蘭實在忍不住笑懟他:“不就是麻醉那點事嘛,你至于那么認真嗎?”沒想到陳紹洋立刻放下飯碗,鄭重其事地問:“如果躺在手術臺上的是我們的父母,你還會這樣說嗎?”

          “在老陳心中,病人永遠是第一位的。”羅蘭哽咽著說,“我甚至希望成為他的患者,和他在一起的機會就能更多一些。”

          結婚幾十年了,但對羅蘭來說,陳紹洋始終是個“公家人”,穿公家衣(手術衣)、吃公家飯(單位盒飯)、干公家事。家就意味著一張床,晚上12點以后回來睡覺,第二天早上不到7點就又走了,跟孩子連個面都見不著。2007年,女兒考上了第三軍醫大學,陳紹洋好像一下子對女兒“關心”起來,隔三差五打電話過問孩子學業。羅蘭打趣他是不是“要下山摘桃子”,陳紹洋笑著說:“那當然了,我的事業后繼有人了。”

          如今,陳紹洋的女兒、女婿都繼承了他的遺志,雙雙從事醫學工作。妻子羅蘭依然無法忘懷,無法忘記那個讓她又愛又恨、相守20多年的男人:“這輩子我們有太多遺憾,如果有來生,我還要嫁給他。”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于姣

          影音先锋看片资源7xfxy